相关文章

合肥月子中心9月1日起实施“国标” 大部分月子会所没听说

行业 交流极少经营“各自为战”

“没有相互学习过,倒是听说别人家做得好,我们会派人以消费者名义去偷师。”滨河路一家月子中心负责人袁女士透露,目前合肥没有成立行业协会,也没有公开相互交流的渠道,甚至连竞争对手的经营地址,都并非完全知晓。

袁女士称,中国人有坐月子的习惯,而将其发展至月子中心的情况,其发源地主要在台湾,因此合肥市场上主打“台式服务”的月子中心不在少数,但是大家都号称主打,其实是部分学习该服务方式的内容。“更进一步说,台式服务也不一定就是最权威的方式。”

在蜀山区一家月子中心内,相关负责人刘先生回应记者称,在家里坐月子是一般家庭的选择,但是随着高龄产妇增多、社会结构变化、消费理念转变等多重原因,月子中心也满足了一部分家庭的需求,“我们只要按照要求,把服务做到极致,尽量让母婴吃住舒心,一旦出现问题能够立即解决,这就是最好的服务了。”

监管办理一张工商执照就可开门

9月15日,记者从合肥市卫计委获悉,月子中心不属于医疗机构,因此开设月子中心不需要到卫计部门申报。

记者从多家月子中心获悉,目前这些单位仅仅办理了一张营业执照,再无其他特殊的许可需要申办。此外,近年来合肥的月子中心有所增加,但很少有公司以“月子中心”的名称注册。不仅如此,月子中心对外的收费标准,也未纳入物价部门的监管范围,“主要还是以市场化的模式进行运作”。

记者采访获悉,月子中心自5年前登陆合肥以来发展迅猛,目前被纳入家政服务行业,注册时无需卫生等部门的前置审批,由于缺乏监管,这些机构的服务质量及其从业人员素质令人担忧。

今年9月1日起,虽然月子服务有了“国标”,但是国标并未明确由哪个单位负责监管月子中心,因此目前该行业还处于原始的发展状态。

期盼 明确监管部门

随着“二孩”政策的全面实施,加上80后、90后进入生育高峰,母婴护理服务需求日益旺盛,花高价去月子中心坐月子已经成为很多母亲的选择,但是月子中心的原始发展状态,万一在消费过程中发生纠纷,则会出现维权难、“两头诉苦”的情况。

此前,合肥曾经发生过在花费数万元的月子中心里坐月子,却遭遇“凉水冲澡”的情况,最后的纠纷处理也是出现了各种问题……如此现象不一而足。

针对新国标,受访的月子中心几乎都回答“不知道啊”、“我们都下载不到”。而由于没有明确的监管部门,也没有人对他们的落实情况进行监督检查。

合肥多家月子中心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按照理想化的状态,月子中心的营业登记归工商部门监管,其食堂餐饮归食药监局监管,而服务场所由卫生部门监管。这样的话,“一旦有纠纷,消费者能有地方说理,我们也不会因此被缠上,对大家都好。”

■他山之石

南京去年出台母婴照料行业管理标准

记者梳理发现,2016年11月,南京在全国率先出台《南京市母婴照料行业管理标准》,标准的颁布将让鱼龙混杂的月子中心行业市场有“规”可依,一些不守规矩、投机取巧的商家也将被市场淘汰、被行业协会曝光。南京市母婴照料行业协会介绍,南京市对月子中心的监管水平一直处于全国前列。月子中心是个新事物,管理部门也不明晰。2013年,南京率先将月子中心归到“母婴照料”行业,明确下辖在市卫计委管理,此后又率先在全国成立行业协会,鼓励行业自律。这次出台“标准”是南京市在月子中心市场管理上的第三次率先尝试。未来,南京将酝酿对月子中心评级“挂星”,同时定期发布“服务红黑榜”,鼓励市民通过专业网站对月嫂、月子中心点评,监督行业健康发展。